沐二爷

许一场一见如故,眉目成书。

我想给你寄封信
信里只写一句话
两个字 想你
——《致L先生》

《你比从前快乐》(番外1)

【番外1】夏笙歌篇


                 五年前孤身飞到新加坡的初筱虽然跟所有人断了联系,可是夏笙歌却一直用他的渠道关注她虽然消息很少,也是偶然的一次他去剧组探朋友的班,意外的看到了初筱。

                  那个骨子里骄傲成什么样的初筱被人呼来喝去偏偏还带着笑,姿态卑微得让夏笙歌恨不得掐死她,夏笙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那个所谓的朋友一耳光甩到了初筱脸上,骂着不堪的话。

                  夏笙歌第一反应就是一句“TMD”第二反应扑上去就是一拳,下手之重把一旁初筱都吓了了一跳,接着两人就扭打到一起,那是夏笙歌出道以来第一次跟别人动手,满脑子都是“他凭什么碰初筱凭什么!”,谁也没能扯开夏笙歌最后还是他自己停了手。

                   “你他妈再碰她试试看。”夏笙歌俯在曾经的朋友耳边说,眼睛里就像燃着火焰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有多狰狞,然后就拖着初筱进了休息室,甩上门后把后者一把推开。

                    “这就是你所谓的过得很好?!初筱你他妈有病是吧?!”他愤怒的问,这个人在大众视野只留下“我很好”,这样的只言片语,实际上却过的一塌糊涂,夏笙歌愤怒的都忘记了,初晓根本不认识他的这个事实,也跟不知道自己曾给这个少年带来多大的温暖。

                    初筱抬头的动作很慢很慢,对上夏笙歌视线的双瞳是穿透一切的空洞,那原本是何等让人惊艳的眸子,揉碎的璀璨星辰此刻失去了光芒。仅仅一个眼神就让吃夏笙歌败下阵来,再也说不出什么责骂的话。

                     “对不起,我并不认识你,你可能认错人了,我只是一颗弃子,活下去就好,不用计较太多。”未停的留言,恶毒的谩骂,他人异样的眼光,让初筱在新加坡过得很艰难。

                     夏笙歌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忘了这一幕,休息室的灯光让初筱瓷白的皮肤染上病态的苍白,唇边的笑无力又牵强,脆弱得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夏笙歌轻轻抱住了初筱,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夏笙歌的生命里除了梁洛城,还多了一个无法割舍的初晓。

                    初筱的处境是夏笙歌早该想到的,可惜他却大意忽略了,以至于多年后他依然无法原谅黎煜给初筱的伤害。


不知从哪天起,不知到哪年止,我总是默默等待,默默地等待。

----《无言》


《你比从前快乐》(037)

【章节37】


           夏笙歌

           夏笙歌

           而他身旁,是的那张自拍里夏笙歌不是一个人,身旁那个亚麻色长发的女生有着清秀素净的眉眼,此刻正叼着片薯片迷茫的看着镜头。

           原来是抓拍啊,只不过被抓拍的是初筱。

           黎煜怎么也没想到他和初筱日日夜夜的分别后回是这样的再见,连句简单的问候都没有居然沦落到要跟粉丝一样通过微博才能得知她的消息,更好笑的是夏笙歌微博之下接着就是初筱刚发的除夕祝福,连着一起看就有了莫名的意味。

          鬼使神差的点开底下短短时间就破万的评论,不出意料的炸开锅。

          “啊啊啊啊啊啊夏笙歌和初筱!!!”

          “终于在一起了!!!等了那么久值了!!!”

          “终于等到你!!!!!!”

           “夏笙歌好棒!!!终于把初筱拿下!!!九块钱拿走!!!”

          “这是见家长的节奏啊!!!我们准了!!!”

           真他妈的……烦躁,尤其是当初筱和夏笙歌两个名字连在一起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与此对应的是黎煜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黎父没理会他的不对劲只是指着初筱和夏笙歌的合照说,“好俊的小伙!”大抵是声音有些大惹得坐在一旁的黎母也忍不住过来看,带着笑意的声音生生滞住了。

            “小煜……”黎母是知道他和初筱的过去的。

            “有点闷,我出去走走。”勉强扯起嘴角笑笑。

             “早点回来。”

            “好。”站起身来跟仍在畅谈的长辈们打了声招呼黎煜就出了门。

            夜风灌进衣领里有些冷,黎煜裸着张脸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担心会被认出来,不过想想也是除夕夜大多数人都在陪家人守岁谁还会出来闲逛?就连街道上偶尔出现的几个身影无一不是低着头快步走过。

           游魂似的浪荡着的黎煜不知不觉就浪到了初筱家附近,抬头怔怔看着她家亮起的灯火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只好苦笑着换了个方向继续走。

            怎么蓦的就生出一种空虚感。

            走不下去了还是找家店坐坐吧。

           黎煜刚想迈开步子却看到那人推开玻璃门被人从奶茶店走出来,那个人还穿着微博照片上的那套衣服。

 近到身前。

            “黎煜?好久不见。”夏笙歌笑着看他,清凉的声音在此刻却是不温不火。

             “好久不见,夏笙歌。”

             然后就没有然后,擦肩而过后黎煜目送那瘦削挺拔的身影消失在转角。不然还能怎样呢?那只是他一个人的执念罢了。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陡然敲响,与此同时在他上空烟花炸开五颜六色的一片,浓重的雾迅速蔓延开将熟悉的街道笼罩其中再看不真切,黎煜这会是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了,就像突然就被屏蔽于世界之外。

 一颗心“嘣”的沉入海底三万米被碾成血水。

               良久良久,鬼使神差地对手机另一端的初筱幽幽说了一句“新年快乐”,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黎煜突然就意识到初筱和自己已经不是同一道轨迹上的人了。早已不是当初了。

              从五年前起就不是了。

              有时候总会莫名的涌起些许念头,比如突然很想吃蛋糕啊突然想喝牛奶啊突然想去旅行啊突然想跟爱人拥抱啊。

             比如现在黎煜突然坚定到死也不会放手。

(未完待续……)


《你比从前快乐》(036)

【章节36】


           初筱最近忙翻了天,忙着接通告,忙着准备新歌,一转眼间,又是一年尾声了。

          除夕夜。

          黎煜的电话来得有些莫名其妙,还没到十二点没理由会这个时候打过来,总不可能是提前拜年吧?瞥了一眼气氛融洽得有些喧闹的客厅初筱只得走到窗边接了电话。

           “初筱”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并没有这个盛大节日里应有的笑意,甚至是平静得有些低沉,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

           “黎总。”亲戚家的几个小孩不知道怎么就黏她黏得紧,这会就呼啦一下围了过来喊着“初筱姐姐”,只得安抚的摸了摸他们的头示意自己在忙然后换了一个地方。

           “新年快乐。”黎煜的声音沉稳有力。

           “初筱在跟男朋友聊呢?怎么不带回家?”记不清辈分的女人看了一眼初筱走到他面前,语气揶揄,恰好跟黎煜的声音重叠到一起,声音不大却引起了坐在客厅的长辈们的注意。

            在自家妈妈嗔怪的目光下初筱来不及深究黎煜那句话的含义,只得跟他说了声抱歉就挂了电话,加入长辈们的有些无聊的聊天中,因为刚才的一句话话题自然引到了她身上。

           “初筱有喜欢的人了吧?”

           “哎呀,男朋友都有了不是都谈了好几年了吗?一起在电视上出现好几回了。”

            “对对对,就是那个叫什么来着……夏笙歌是吧?”

            “怎么都不带回家呢?带回家给阿姨们看看嘛。”

 初筱被这类似逼婚的氛围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只好笑着说下次下次然后就没了下文,每年如此。

            “会的会的,等时候到了一定会带回来的。”看着自家女儿招架不住初妈妈笑着替她挡下了来自七姑八婶的亲切问候然后转了个话题。

            之前还上窜下跳的几个小孩现在在角落里拿着手机平板围成一圈玩游戏,突然听到有人奶声奶气的惊呼了一声“好漂亮!”,然后就有个五六岁的小团子拿着平板跌跌撞撞的扑向初筱,“姐姐你看!”

            初筱接过ipad不明所以,以为只是小孩子发现了什么新奇好玩的东西也就随意瞥了一眼,眼瞳却骤然缩紧连带着呼吸跟着一凝。

            夏笙歌此刻赫然占据了微博榜首,寥寥数字新年祝福下是三张照片。

            年夜饭。

            家人。

            自拍。

            那张照片初筱不知道夏笙歌是什么时候偷拍的,照片里的他五官精致如雕刻,初筱弯起好看的弧度对着镜头笑得软萌,像只兔子。

            初筱心下一惊,却还是不动声色的哄着小孩子们玩。心里暗道,这下可真是没有几天消停日子了。

(未完待续……)


《你比从前快乐》(035)

【章节35】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初筱自那日离开后再未出现过,黎煜也十分积极的配合医生治疗,不再拒绝吃药,不再吵着出院,只是再没提过一句初筱。

           清晨,医院的草坪上没有人,草尖闪着一点露珠,闪闪亮亮的。曙光照在露珠上,七彩的小小光芒闪啊闪,一直闪进那间病房的玻璃窗。

            护士为难地看着站在窗边的黎煜,医生要求他必须绝对的静养,可是他却每天都站在窗前,好像在等什么,又好像不在等什么。她想去劝阻他,但他身上那种寒冷的沉默令她总是心生畏惧。

           护士无奈地离开了病房。

           屋里就只留下沉默地站在窗边的他。

           苍白的手指握着窗边的栏杆。

           他沉默而安静。

           静静望着楼下空空荡荡的草坪,他长久地沉默着,高高的身子站在窗边,似乎什么也没有在想,什么也没有在听。

           他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去想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也不再去装着有意无意的听病房的门是不是在轻轻地被推开。他只是沉默着,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不再与他有任何联系。

            昨日黎母前来看他,哭的泣不成声“你个傻孩子,你怎么就认准了初家的那姑娘呢?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叔叔那年贪污案是你爸亲手把他送进监狱的,最后……最后还病死在里面,这么大个疙瘩横在那,初筱不好受,你还偏往上凑,孽缘啊!”

              “你也说了,我傻,我只知道我认准她了,不是她,以后也不会有别人了。” 黎煜断断续续的说着,感到锐痛自胃部啸叫着蹿走全身,如同万千蛊虫以锋利的口器在他体内滥施针刑,将他的皮肤、血肉、骨头一点点啃噬干净。

            他神志清明,却无从抵御,唯有咬紧齿关,狠狠抱住双肩直至指节泛白,在这铺天盖地袭来的莫大苦楚和无边绝望中等待疼痛自行退去。

             不知是因为胃痛还是心痛,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滑到嘴角,是苦的。比他尝过的任何一种东西都要苦。

               黎母又止不住的啜泣。黎煜沉默。

             黎煜除了配合治疗外就是望着窗外发呆整个人好像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短短几日整个人都消瘦了好多,苍白得像一缕轻飘飘的魂魄,仿佛只要一阵风,就可以将他吹得无影无踪。

              黎煜 知道自己守着一个初筱守成了偏执,但又如何,他见过太多与众不同的人,但没有一个能跟他的筱儿能比得上一点……他怀里的这个人,从小到大,长长地拖着音叫他“黎煜”,两个字他的名字的全音,但她每一次的叫声,都能让他感觉出天长地久的韵长——他只不过想与这样的一个完全属于他的人一起过每天罢了 。

(未完待续……)